• 电话:400-000-0000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中心 >

扬子晚报:烟花其实易冷,雾霾为何难清

文章作者:采集侠 上传时间:2018-09-14

  挥之不去的雾霾天气在元宵节当天再次“侵扰”中东部地区,中央气象台24日上午发布霾黄色预警。监测数据显示,24日5时,江苏中北部部分地区及山东、浙江等地局地出现了能见度不足千米的雾,北京南部、山西南部、河南北部、江苏东部和南部、浙江南部等地局地出现霾。

  当“花市灯如昼”的元宵翻过,春节也算画上了句点。即便是元宵节,环保部门仍是在提醒重度污染的雾霾天,呼吁市民尽量不要燃放烟花爆竹。这话当然不是没有道理,问题火烧眉毛的时候,任何不同程度的火上浇油总是要避免的。只是,火树银花几千年、山明水秀数世纪后,今日毒雾黑水的地球,与节庆的花火又有多大的干系呢?

  雾霾去了又来,这已经不是靠一两阵风能解决的小麻烦。就在前几日,中科院还公布了“大气灰霾追因与控制”专项组的最新研究结果:据称,此前席卷中国中东部地区的强霾污染物化学组成,是英国伦敦1952年烟雾事件和上世纪40-50年代开始的美国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污染物的混合体,并叠加了中国特色的沙尘气溶胶。简言之,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“毒雾”。也因此,气象专家已经开始公开提议——公众应佩戴医用口罩加以防护。

  雾霾蔽日,无可幸免。2月22日,在亚布力论坛上,语出惊人的阿里巴巴马云观点依旧犀利,“这次北京的雾霾,我特别高兴,我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,因为特权阶级他们有特权的水,这次没有特级的空气了,他们回到家同样会面临老婆孩子的指责。”这话或者有些刺耳,但也算逆耳忠言。无论是地下水,还是地面上的空气,污染是一种链式反应。

  节日总会过去,烟花爆竹也不是天天令PM2.5飙升。那么,平日里那些爆表的数据,在春节后怎样面对畅销的防毒面具呢?少放烟花爆竹的提议,在2013年的春节备受争议,其实理由很简单:责任有大小、事情有缓急,如果不能穷尽政府的公共责任、不能穷尽主要症结的纾解义务,而一味在边边角角的道德责任上绣花,纵使不是避重就轻,也难逃吹毛求疵的嫌疑。

  在环保这回事上,身先士卒的似乎永远是责任最小的民众。譬如少放烟花爆竹提议后,“山东济南烟花爆竹销量减半”、“武汉鞭炮销量同比降低45%”、“西昌烟花爆竹销量下降三成”……这些立竿见影的数据,起码说明两个问题:一者,即便几千年的民俗传统根深蒂固,甚至民众生活条件更好了,为了大气健康,仍在渐进地改变固有的传统;二者,动辄“几成”的变量,虽是因为“少放”容易,但与之匹配的,地方职能部门做了“几成”看得见的努力呢?如果公车也能少开三四成,如果污染企业也能同比多关停“45%”,如果应对雾霾的预案能如少放烟花爆竹一样速效,即便不可逆转的雾霾再度来袭,我们何至于这么慌张或无望?

  十面霾伏的城市,“皎洁的月亮”迟早会成为抽象的意象。应对雾霾问题,也许着力点更在已经冷却的烟花之外。(江苏 邓海建)